到过大城市,来了才

时间:2019-09-16 作者:admin 热度:
依她那种强悍的性格,估计非和我拼命不可,而且人家在战场上活了十几年了,而我还不如她呢。我凭什么说这话呢?这么一想让我有种气馁的感觉。
  仪式结束后,大家都心情沉重地退出了墓园。队长的话基本上已经预示了狼群的未来。没有补充兵源的话,狼群挂一个少一个,成员的不断减少也意味着自己死亡的可能越来越大,所以很多人都苦着脸在想退路了。狼群是可以自由退出的,但我们却没有想过退出,我能想像大家和我一样在想怎样加强能力或躲避技巧以保证在战场上活下来,而不是退却地离开。
  已经两个小时了,耳中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小,内心的自责却越来越重。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念头,我是如此地希望这帮家伙赶快把这个女人给杀了,不要再让她叫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个残忍而无耻的念头让我无比地惭愧,但它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蔓延滋生……
  已经没有人再冲出营房,两个家伙被我从亮着灯的窗口撂倒后,所有营房的灯全关了,整个营地突然像停尸间一样悄无声息。知道他们正在确认我的位置,我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15秒过去了,忽然从一营房中冒起火光,一发RPG火箭弹带着长长的尾巴从窗内飞了出来,不过不是冲着我飞,而是在我左侧100米外爆炸。看来他们已经确定枪是从我这个方向打出的,我要准备撤退了。还没等我动身,暴雨般的枪声突然炸响,无数子弹从营房内向水泼一样罩向我这个方向,无数曳光弹带着光孤向我扑来,虽然瞄准点不是我这里,可是还是有不少子弹打在我藏身的树干上。熟悉的“噗噗”声告诉我,至少这几发子弹没打到我。
  已经张开嘴的小兵看了我一眼,又看看一身血的老兵,又把嘴闭上了。我一看急了,心想你不说就不说吧,还坏老子的事!我没说话,把小兵的脑袋凑到老兵脸前,一枪把老兵的脑袋打了个稀烂!黄白色的脑浆溅了他一脸。
  以前都是在科西嘉的原野上转悠,没到过大城市,来了才闻到点儿现代化的法国,否则我还一直以为法国就是个大农场呢。
  倚着树干,我盯着进进出出教堂的人,没想到这里还有不少亚洲人。不知道有没有中国人?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走上台阶,拉住一个从教堂里出来倒水的亚裔护士问道:“Miss,Where are you come from?(小姐,你是哪国人?)”
  因为先锋在前面清理陷阱,所以行进速度慢了很多。大家在后面无聊地警戒。
  因为心中有鬼,所以我总是躲在人群中不敢太显眼,害怕万一有人认出我就完了,队长带我来也不知是什么用意,有时候真想拽着队长的胡子质问他是怎么想的。
  英国的佣兵,看来不好办啊,听说现在英国出来的雇佣兵都是从SAS(皇家特别空勤队)和SBS(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特种舰艇中队)里面出来的退伍军人,这些人可都是英国精英中的精英啊。这下子可碰到硬点子了,最糟糕的是,后面跟着一群白吃饭的傻蛋。
  鹰眼回头对着我大叫道:“欢迎加入狼群雇佣军!”              
  硬度:58
  用尽最后的力气,我向前一跳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能感觉他脖子重重地墩在我肩上,还“嘎吧”响了一声。身上的力气都用完了,背部的疼痛让我坐都坐不起来。屠夫的头就在我手边,我连抬手再给他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由于时间仓促,又没有来得及瞄准,我这一枪并没有打中他,但把达斯兰吓得一缩脖子钻回了坦克中。我瞄准坦克的侧甲板扣动了扳机,第一发冰冻弹带着一道银线就打在了坦克的侧装甲上,瞬间我就看到坦克中弹的那一片变成了银白色,我再扣动扳机,高热能穿甲弹紧跟着就打在了那片银白色的侧装甲上,我并没有信心用762毫米口径的步枪打穿坦克的侧装甲,因为配用这个弹是为了打装甲车而不是打坦克,打坦克我还有TAC50大口径反器材步枪。
  由于我不熟路,好几次都跑进了死胡同,要不是我体能现在变得很好,三米多高的墙两下就上去了,估计我早就被抓住了,就这样,我还是打昏了两个死死跟着我的家伙,才摆脱了警察的纠缠。
  有了我们俩这个“良好”的开端,边上的人也开始放纵自己了,最后除了队长外,连屠夫都吐了两口酸水。看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