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坐进汽车,然后跟着前面

时间:2019-09-16 作者:admin 热度:
的脖子,屠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说你发了个小疯,干得挺血腥,听得我心动不已。你个深藏不露的禽兽!” 第四十四章 人生第一次(1) 作者 : 刺血
  一只手扒开了我捂着伤口的绷带,我回头一看是医生,他对我笑了笑说,“怪不得我看你刚才一脸痛苦的神色!松手让我看看。”
  一直到中午,我才勉强下床吃饭。看见我僵硬的吃饭动作,大熊一脸的抱歉,我对他笑了笑表示没有关系。吃完饭,队长让我们不要解散说有事宣布。
  医生的话让我想起了中国发生的一件事,一位从外买菜回家的少妇,在离家还有50多米的时候,看到自己刚会爬的小儿子,爬上17楼的阳台,正要摔下来,少妇的母爱激发了全身的潜能,三四秒就窜到了楼下,接住了从十七楼跌下来的儿子,可是少妇当场毙命——心肌痉挛。想一想4秒钟跑50多米,奥运会冠军也不一定能做到。
  医生和队长他们几个先把身上有伤的抬进了大楼,准备从暗道撤退,我和屠夫、大熊则依然在这里压阵,不能让人看出我们已经跑了。
  医生和屠夫从外面进来,刚好看见我举起木桩,赶紧跑了过来!
  医生很快跑了过来,看了我一眼明显吓了一跳,竟然问了一句:“尻!这是谁啊?”
  医生检查了一下,走到他们身边问道:“现在我们回家吗?”
  在战友的热切期盼下,我扔出一枚手雷做掩护后,鼓起勇气举起枪闪出墙角,刚一出墙角就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我甚至连M14枪口的膛线切面都看得清清楚楚,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好枪手,竟然不躲手雷!然后黑黑的枪口一闪,没看见子弹,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脑袋上,我像被锤子猛击一样脑袋瞬间后仰成90度,带动身子倒飞了出去,这时候我才听到“砰”的一声枪响。我脑中一片空白,只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原来是先中弹后听见枪声!
  在这么多军刀中,有两把最引人注意,一把是血红色带手盔的超大号的异形战壕刀,一把是一根样形奇怪的四棱军刺,军刺扎在一本日记旁。日记本的封面是那种很复古的牛皮,上面一块黑一块红的,不知是些什么,看上去很有年头了,从外面都能看到里面的纸张都有点发黄了。
  在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圈中的两个斗士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较劲,外面的人为了钞票也拼命地使劲,连我都热血沸腾地欢呼起来。
  暂时搁下一件心事后,我才注意到泰勒夫人和神父也已经回来了,神父正在训斥Redback,并不时地扭脸扫我一眼,吓得我都不敢看他。
  怎么办?我一下慌了神了。不能让他抓住我成了我当时脑海中惟一的念头,可是躲哪儿呢?我急得东张西望,想找个藏身之处。              
  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地跟着大家一起坐进汽车,然后跟着前面的车一起驶向马赛市近郊。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我们科西嘉岛的主基地,而是法国第二大城市马赛的一个副基地,那个基地我只去过一次,它远没有科西嘉岛大。虽然也是一座废弃的法国军用设施,但是被建得更像一个别墅,所以大家在没有任务的时候都喜欢去那里住,方便到大城市去寻欢作乐。
  怎么回事?我怎么了?怎么动不了了?我脑中闪过一连串的问号。身体就像不是我的一样,不受指挥。药力过了!我一下了明白过来,现在是药力过了,透支的身体已经无法再行动了。
  战斗射速高于250rpm
  战事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一个月过去了,叛军也只是抢回了两个村庄。政府军派来了大批的部队,战事接连不休。我们几个因为并没有受雇佣要替他们打仗,所以也没有多事地跑前线去,而是乖乖地待在后方,养我们的“伤”!
  战友们一直在我的身边陪着我,不停地告诉我那天我有多愚蠢,多么白痴地转来转去。而他们有多可笑,一群大汉站在那里对着一个男人大叫爱我。笑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那是幸福的泪水。
  战争进行将近一天了,天色已渐暗,叛军仍然在顽强抵抗。到处乱飞的子弹和不长眼的炮弹早把这一区的平民驱赶得一干二净,没来得及跑的现在就躺在我脚下。涉过蓄满血水的弹坑我们向炮兵驻扎地前进,到处乱飞的子弹吓得我们不敢直起腰。腹部的伤口像炉火一样淬炼着我的意志,我的嘴角早已咬破,血水顺着嘴角流到了衣领里,浓浓的血腥气招来成堆的苍蝇围绕着我飞来飞去。
  站在大熊健身的地方看着他举着那个大木桩一上一下,我好奇地问:“大熊,这根木头有多重?”
  站在山坡上,我仔细地观望着对面的桥。桥不大,政府军竟然还设了个简易的桥头堡,不过可能是离火线比较远的后方,站岗的士兵都很松散,竟然一大群人围在路中间,靠着拦路杆吸烟闲聊!只有一个人坐在机枪堡里,还在聚精会神地看书,把整个上半身都露了出来。机枪堡里只有一架南非SS77式762毫米轻机枪。
  站在一块大石上,屠夫闭眼感觉了一会,然后睁开眼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甩掉了!”
  站住的才是傻瓜,我可见过你们对付投降的人的手法!
  帐篷中有两排床位,8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士兵躺在我们面前,我和屠夫对了个眼神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在床前蹲下身,慢慢把手放在他的脸的上方,猛地捂住他的嘴,然后一刀划断他的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从血管中喷出的“嘶嘶”声。越过面前的尸体,我走向第二张床,捂住口鼻,划断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声……
  招回狼人,我们一起跟着小男孩走向无边的沼泽。踏在软软的湿泥上,一脚下去半只脚就会陷进去。刚走进沼泽地,后面就传来了枪声,子弹贴着头皮飞过。回头看,政府军也开始进入沼泽,而且发现我们的足迹远远追了过来。
  这不是来时看到的营房,是地下基地。队长曾告诉我,外面的营地是个障眼法,只是大家没事的时候小住休闲的地方,大家真正的驻地其实是在地下,估计这就是其中的一间。打量一下房间并不是很大,只有十几平米,里面有厕所和浴室。外面只有两张床,床头有两个柜子和一张空桌子以及两台军用手提电脑,墙上挂着个靶子,也不知是谁和我睡一个屋子。 狼群(1) 浴血重生  
  这个更厉害,直接就绝望了!我摇摇头,拍拍他的肩不敢搭腔——生怕他缠着我,然后一脸遗憾地快速逃走,连腿上的伤口都被他吓得不痛了。 第四十五章 苦酒(1) 作者 : 刺血
  这个家伙不会一个人上来,开了枪,那帮人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的。我赶紧奔向运货电梯,只有它能向上一直到写字楼。还没跑两步对面就转过来两个家伙,轻扣扳机,我抬手就是三连发,一下把他们打了回去,然后赶紧抽身往回跑,后面的子弹“嗖嗖”地就追上来了,打得旁边的家具木屑乱飞。我本能地缩住脖子一边回击一边跑,很快又用掉了两个弹匣,却没有伤到人。边换弹匣我边探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家伙,原本三四个人发现只剩下一个了。看来其他人是去抄我前路了,必须往回冲。
  这个医院也在基地里,辨认了一下方向,我凭着昨夜被抬进来时看见的标志性建筑和标示物,摸索着走向我所在的军营。刚走到军营的大门,我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音乐。
  这个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吧?不过兄弟们冒这么大的险,没有巨大的利益谁冒掉脑袋的危险啊!
  这和进主基地的中央机房和军火库时的程序一样,没想到副基地还有这么机密的地方,其实那四颗牙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